【烈日灼心/浮城谜事 伊谷春X童明松(猫化AU)】养猫 ⑥

    伊谷春抱着猫坐在地毯上姿势别扭地往床头柜上摸东西。猫窝在他怀里懒散地甩着尾巴,瞟了一眼并不太高的小柜子,一个少女粉色的宠物指甲钳。在心里唾弃了一下伊谷春的品味,他决定不管他,反正指甲确实长了,不能放心糊这人的脸了……
    以前给小丰剪指甲的经历太过惨痛,全是血的教训,伊谷春这次决定用用小夏告诉自己的办法。小心躲开怀里白猫的眼神把指甲钳握手里,又扯过自己的枕巾盖在猫咪头上,见没什么不适反应,伊谷春长出一口气,拎起毛毛的左爪准备下手。
    “喵呜……”要怎样啊这人…自己看着很想怕剪指甲的?被盖住真是呼吸不畅啊,但是爪子被控制着也不敢动,万一剪深了好痛的。可怜兮兮地叫出声试图得到关注,哪里想到那人就掀了枕巾一小角和自己说话。真是,十分想揍他啊。
    “宝宝乖,很快就好了。忍一下昂。”伊谷春听着猫咪绵软委屈的叫声顿时有点儿心疼,看猫在一小片阴影里无比委屈地用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自己,只好把枕巾丢开又亲了亲毛茸茸的头顶,“那宝宝不许乱动,很快就剪好了。”
    被亲的很舒服,爪子上的肉垫也被捏得很舒服,他决定顺着这人的意思再使点儿小坏。
    于是伊谷春每剪下一个尖尖都能听到一声纤细带颤音的“喵……”。好不容易都剪完收拾好,伊谷春转身把猫捞到怀里,一低头就看着猫咪满眼泪地盯着自己,样子可怜得不行。哄孩子似的抱着溜达到阳台上一起看鸽子,终于能亲到大白猫软软的嘴,伊谷春放心地往厨房晃悠。
    带着尾巴翻罐头的伊谷夏看见哥哥抱着大白猫进来,满脸的嫌弃,“哥,我可听见了,叫得实在是太惨了,你干嘛了?”伊谷春端着表情揉猫,“剪指甲。”伊谷夏抱着尾巴惊得张大了嘴,“这猫,他,我上上个月可看见他变成人自己剪指甲来着,怎么你剪得就这么惨烈?!”伊谷春愣住了,摸猫的手都停下来,一把抱到自己眼前,“自己剪过?那你哭什么?!”
    啊啊,那次剪指甲被发现了啊,真是的。伸爪抱住伊谷春的脖子亲上去,“明明是你以为我害怕的嘛。那就让你心疼心疼。”说完还在人嘴角舔了一口,大眼睛一挤一挤的,连毛尾巴都抬起来圈到伊谷春手腕上。
    伊谷夏眼睁睁看着亲哥和一只猫在自己眼前卿卿我我、黏黏糊糊,深感不适,抱起尾巴还有为数不小的罐头迅速逃离厨房。伊谷春见猫咪一副讨好又狡黠的模样,哪里还有气,其实本来也没气。不轻不重地拍了下毛屁屁,把拿出来的罐头摞回柜子里,“今天没有罐头没有小鱼干了。以后不许再犯坏。”

    伊谷夏一点儿都不想说大晚上的看见伊谷春拎着一包小鱼干暗搓搓喂猫的样子有多欠揍。

评论 ( 3 )
热度 ( 7 )
 

© 风花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