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灼心/浮城谜事 伊谷春X童明松】 一个结局

久别重逢。

童明松发现伊谷春会自己做饭了,武汉人的家常菜,不知道味道怎么样,看起来是像模像样的。

算不上精致但足够诱人的食物冒着热气盛在青花瓷的盘子里。很多年前一起在市场上淘的,小作坊的产品,但是童明松就是看上了那股子粗放的劲儿。伊谷春于是放弃了往家抱白色骨瓷的念想,用黄色的粗纸裹了碟子提回家。

桌子上放了一瓶白云边,玻璃瓶的质感配上土黄色的盖子,倒是衬这灰蒙蒙的天气。童明松瞟了一眼厨房靠里的柜子,他记得刚才还看到有喝惯了的茅台,就当他嘴刁吧,毕竟他原来不爱喝白的,除了金龙泉别的一概不碰,左手肉串右手一抬对瓶儿吹。伊谷春大地方来的,讲究人,就好拿着小杯子一点点咂摸酱香型的透明液体,买一瓶还不太便宜,真跟舍不得似的。童明松还记得当年第一次喝这名酒,难受得差点儿揍了伊谷春,偏那人嬉皮笑脸凑上来把他眼角憋出的眼泪都亲掉,腻腻乎乎就又被拐上了床;酒是一点儿没糟蹋,被骗着哄着喝了两小口就懵了个五迷三道,红着脸勾住伊副局长脖子把平时舍不得说也说不出的话软绵绵交代了个干净。

如今的伊谷春坐在沙发上端着小杯子转了半晌也没喝,抬眼看童明松撂一句,“我干了,你随意。”白云边真不是多好的酒,闷一口下去从嗓子一路烧到胃里,小刀子割肉似的又热又疼。童明松抿着嘴不知说什么好,手碰了碰玻璃杯子还是收回去没动,他盯着透明的液面保持沉默,静得仿佛灰尘都落在他的眼睫上。”你什么时候走?“伊谷春嘴里嚼着吃食,话却说得一点儿不含糊,带着些莫名的长音刮过童明松耳膜,”要走赶紧走,我没工夫陪你耗。“

童明松自知有亏,但他不能动,僵硬地坐在好不耐烦的人面前,到底是张口准备说些什么。“别。”伊谷春抬起筷子隔空点了一下,“我不乐意听。”没什么的,童明松反复地默念,没什么的,不怪他,是自己不好,该他受着。于是走到门口和熟悉的门把较劲,扭头看着伊谷春又喝了一杯还撩了几下额前的头发,“伊谷春,那我不等你了。”

-------------------------------------------------------------------------------------------

伊谷春不敢相信还能见到童明松,他记得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所以他做好了准备喝掉该喝的然后到该去的路上。“你!你……怎么在这儿?”

童明松还是那副丧丧的样子,裹得像个粽子,但看着还是小小一只,下垂的眼角配上泪痣全是一副柔软模样。

用肩膀撞了下仍怔楞的人,童明松笑起来,”走吧~”

伊谷春跟着笑得满脸褶,“一起。”

评论
热度 ( 13 )
 

© 风花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