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灼心/浮城谜事 伊谷春X童明松】十年以后

   在一起的时间很久,久到不愿多想。
   第十个年头,伊谷春和童明松吵架了,从家吵到警局,鸡飞狗跳,几乎要拔枪相对。最后也确实拔枪了,子弹一点儿没剩下,伊谷春气喘吁吁地吻上童明松的嘴唇。到底是和好了。
   第十一年,他们一起养的那只橘猫寿终正寝,童明松亲手把猫埋在楼后的小花园里,伊谷春则给猫烧了一个纸糊的豪华猫窝,还有一大袋猫粮、一大盒小鱼干还有一打逗猫棒。
   第十二个年,伊谷春下班买了一束花才去见童明松。童明松笑着不说话,任由伊谷春把亲吻落在额头上。伊谷春问童明松会不会冷,童明松没回答,只是仍微笑,于是伊谷春把外衣搭过去。
   第十三年,警队调了新的副局长,伊谷春成了局长。没有什么聚餐,他在家里开了一瓶酒庆祝。童明松的那杯一点儿没喝。
   第十四年,伊谷春给厅里打报告想提前退休,没批。他带了瓶酒开车回西陇,对师父絮絮叨叨了一下午,酒全洒了,他没吃上这年的绿笋。
   第十五年,伊谷夏带着尾巴赶去见伊谷春,早已白了全部须发的人吃力地叮嘱着两人,“去问问他,还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第十六年,他们在一起,依旧年轻。

评论 ( 7 )
热度 ( 9 )
 

© 风花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