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 (一个拉郎)

这个短小精悍的东西完全出自一个意外。主要就是被我们裘和我们伊万美哭了_(:з)∠)_
角色上确实是拉郎但是不管是他俩还是角色人设都配一脸啊啊啊啊
我不是很熟悉religion的部分,用法主要靠着抄《天使与魔鬼》和《年轻的教宗》,用错了请轻拍。
没有捉虫,没有前因后果。充满了OOC和我个人的偏见,于是不打tag了。
于是就是教宗和他的内侍,前后有意义。
自行车出没。
以上。






新任教皇行事乖张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即使是抚养他长大的修女也不能完全明白他在做什么。但是那个只是神父的教皇内侍却总是知道the Pope的想法。
这种所谓的默契只来源于最隐秘也最背德的身体上的契合。这不为世俗世界所容,更彻底违背了教义,这是背叛天上的父的重罪。但是教皇一边将自己的面容隐在阴影中向广场上的信众布道,一边在脑中想着那些证据确凿的玩弄儿童的神父,哦还有主教们。他比他们道德多了,他只会对他的内侍露出最狰狞的表情,而最开始的时候他们都成年许久了。
His Holiness热爱他的内侍纯洁如天使的面庞,所以他总会面对面地进入,即使他知道之后他的这位财政官会腰疼很久。这是他们两个人的罪,于是教皇内侍总会被带着倒刺的镣铐锁在床上,鲜血流出时的痛楚既是赎罪也是苦修,虽然当教皇用温热的舌尖掠过那些伤口时,疼痛变成了其他的东西。
教皇和他的内侍在必要时都极健谈,在床上却总是一片沉默。在临近顶点的时候金发的年轻人才会用抖得不成样子的声音引起教皇的注意,“Father…please……”The Holy Father便腾出一只手捂在玫瑰色的唇上,他俯身贴近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在更深入的地方更深重地动作。
自负的新任教宗从来拒绝人类无耻的感情,而信仰是灵魂的范畴。所以他一刻也没认为过自己与内侍之间存在感情,更直白些的,爱情。哦,爱情。教皇在心里唾弃这个词。然而他无法解释为何自己总会想吻上那片玫瑰,尤其在这种激烈运动的时候,他干脆遮住诱惑。一直以来这很管用,他最多会在顶峰上迷失于内侍灰蓝色的眼睛,今夜他却在激烈的喘息中把嘴唇贴在了自己的手背上,一个距离为5公分的吻。他的财政官在被眼泪蒙住的视线中看到了这个举动,哽咽的声音变得大了些。教皇听到一个模糊的词,“Lenny……”
教皇的内侍、财政官……还有什么来着?算了,去他的头衔。Patrick McKenna正熟睡在他侍奉的唯一主人和坚持的唯一信仰的怀里,Lenny Belardo坦然地接受了可以称为欢欣与满足的情感之中,偏过头他就能得到一个有着玫瑰气息的香甜的吻。

评论
热度 ( 1 )
 

© 风花猫 | Powered by LOFTER